二、努力发现一文一品的文本个性

作为一篇完整的课文,即使比较短小,也会有自己的艺术特色。这里的艺术特色,主要是指情节安排、结构特点、语言风格等。不同的内容,会用不同的写法,就是内容相同或相似,写法也可以不同。备课时,我们就要仔细把握这种不同之处。《万里长城》和《秦始皇兵马俑》是两篇内容相近的课文,都是写历史悠久的古迹的,但写作视点有着明显的区别。前者是资料式的介绍,按逻辑顺序来写,用第三人称,比较理性;后者是参观游览式的介绍,用第一人称,按行踪来写,主观感情色彩较浓。《燕子》和《猫》都是写小动物的,都写它们的可爱,但仔细一品味,语言风格就有明显的区别:

一身乌黑发亮的羽毛,一对俊俏轻快的翅膀,加上剪刀似的尾巴,凑成了活泼机灵的小燕子。

才下过几阵蒙蒙的细雨。微风吹拂着千万条才展开带黄色的嫩叶的柳丝。青的草,绿的叶,各色鲜艳的花,都像赶集似的聚拢来,形成了光彩夺目的春天。

这段语言的特色是:明丽、轻快、优美、具有节奏感、富有诗意。

猫的性格实在有些古怪。说它老实吧,它的确有时候很乖。它会找个暖和的地方,成天睡大觉,无忧无虑,什么事也不过问。可是,它决定要出去玩玩,就会出走一天一夜,任凭谁怎么呼唤,它也不肯回来。说它贪玩吧,的确是呀,要不怎么会一天一夜不回家呢?可是,它听到老鼠的一点响动,又是多么尽职。它屏息凝视,一连就是几个钟头,非把老鼠等出来不可!

这里的语言特色是:活泼、自然、随意、口语化、生活味儿浓。如果教师在备课时能充分注意到两文风格的不同,并在课堂教学时得以体现,那必定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语感。

小学语文教材中写周恩来总理的有两篇文章:《当飞机遇险的时候》和《一夜的工作》。它们都是表现周总理崇高品质的,但在表达方式上有明显区别:前者是以事件的发展为主线,围绕一个“险”字,从遇险到化险;后者则是以时间的推移为主线,从傍晚到天亮。备课时,应充分注意到它们的区别,然后有的放矢地施教。

编入教材的课文,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在写法上基本做到一文一品,就是说,每一篇课文都有自己的特色,要么在结构上,要么在语言上,要么在情节上,正是这些不同,才使教材显得多姿多彩,才有可能让学生学得有滋有味。当然,前提是建立在教师对教材的准确了解和把握之上。

三、恰当定位文本的情感基调

教材中的许多课文

,不论是写人的、记事的,还是绘景的,往往渗透着浓浓的思想感情。但是,感情的基调是非常丰富的,正像歌曲的调子是多种多样的一样,课文内容不同,其感情基调也不一样。有的深沉,有的热烈,有的悲怆,有的凄惨,有的粗犷,有的细腻……只有对课文的感情基调恰当地定位,才能让学生披文入情,深入其中。定位舛错,就不可能有和谐的课堂教学。曾经听一位青年教师教柳宗元的《江雪》,她的第一句导语就让人皱上眉头:“我们刚刚欣赏过江南的大好春色,这节课我们再来领略北国的冰雪风光。”柳宗元的《江雪》难道是表现北国风光的壮丽吗?这是一首表现诗人内心孤独与寂寞的诗,只不过是以景代情。一开始就定错了情感基调,接下去还能顺畅吗?有一位教师教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用热情高昂的语调来赞扬母亲对儿子的爱,这同样是不够得体的。《秋天的怀念》是表现母子之爱的,但这种爱不是热烈的、高扬的,而是凝重的、深沉的,还带有作者深深的内疚和忏悔之意。朗读课文时,不应该高扬和加速,而应该低沉和徐缓。教师在课堂中采用的教学语言也应该如此。有些课文,情感表达非常相近,比如:《再见了,亲人》《别了,我爱的中国》,都是写分别的,都是强烈的抒情,题目的句式也相同,但反复品读,就会感觉到情感基调上存在着细微的差别。《再见了,亲人》所抒之情是对外的,是透明之火,是直抒胸襟的;而《别了,我爱的中国》所抒之情是内向的,是深埋着的,是内心郁勃之火,表现时,应该有一种压抑感。前者可以熊熊燃烧,后者则是冒着浓烟的暗暗燃烧。《十里长街送总理》也是一篇表达送别的抒情文章,但这篇文章的感情基调与前面两篇又有明显的区别,它透出的是一种哀伤、悲痛与无奈交织在一起的非常复杂的情感。

上一页
下一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