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在龙岩翠屏山下的后盂村里住着一个漂亮、聪明、能干的姑娘叫龙妹,不但织布绣花样样行,还会唱一口好山歌。因家境贫穷,祖祖辈辈租种地主老财的土地,从小跟父母下地干活,16岁后开始上山砍柴挑炭。

翠屏山腰的龙岩洞是龙岩八景之一,洞道纵横交错,龙纹密布栩栩如生。夏天在翠屏山砍柴的姑娘都喜欢到洞里纳凉歇脚,渴几口透心凉的甘泉。一天中午,龙妹进洞喝泉水,当走出洞口时,突然,从树丛里窜出两只豺狼,正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她正想躲避的时候,只见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机灵地出现在她面前,“嗖嗖” 两箭射中了豺狼。

“你是谁?”龙妹惶惶地问,“你,你救了我”。

这时,小伙子转过身来,对龙妹说:“你受惊了,现在狼已射死。”说着,他捡起狼背上弓箭向龙津河畔走去。龙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出神地望着他的背影。后龙妹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年青小伙子叫林津,是个出色的猎手。林津从小失去了父母,同姑姑生活在一起,替翁家财主放牛,吃不饱穿不暖,生活非常艰苦。

自从那天在龙岩洞口认识后,龙妹心里就经常想念着林津,千方百计寻找机会和他接近,与他一起唱山歌,林津也很喜欢同龙妹在一起,一来二往,慢慢地,两人一日不见心里就有空荡荡的感觉。

有情人心连心。龙妹和林津很快就成了相互帮忙的朋友,龙妹经常给林津缝补破烂衣服,林津经常帮助龙妹砍柴送炭。他俩时常一起上山摘野果、射野兔,还经常在龙岩洞前的盘石上大树下唱几句山歌:两人合意不怕穷,再苦再累见笑容,年三十日没米煮,郎打竹板妹挽筒。

龙妹和林津相爱了。龙妹绣了一个漂亮的荷花包送给林津哥,津哥高兴地跑到山上采了一朵鲜花插在龙妹的头发上。两人越爱越深,对着龙岩洞,对着龙津河发誓:海枯石烂不变心。

天有不测风云。龙妹漂亮的脸蛋,苗条的身材吸引着翁家财主的三少爷。一天,龙妹上山砍柴,半路上遇到嗜酒好色的三少爷,三少爷醉醺醺地拦住龙妹的去路,嘻皮笑脸地抱住龙妹要撒野,龙妹愤怒地打了他两记耳光挣脱开后向翠屏山跑去。三少爷恼羞成怒命家丁快速追赶欲抓回龙妹。

家丁追了半天不见龙妹的踪影,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翁家。

龙妹和津哥又在龙岩洞里相会了,他俩纯洁地亲吻拥抱在岩洞里的玉泉边。然而,听见远处隐隐约约的吵杂声。龙妹一看,是翁家三少爷带家丁追来了。“津哥,怎么办?他们追来了!”“不要紧,我们可从龙岩洞跑到外面去,”林津说:“听老人说,从前有人躲避官府抓丁,就是从龙岩洞里钻到漳平永福,然后跑到南洋去的,龙妹,你我好比鸳鸯鸟,生死不分离。”

这时,龙岩洞被包围了,火光中有几个家丁进洞抓人,林津眼明手快,拔箭搭弓,射中了好几个家丁。林津的箭射完了,要龙妹往里走,龙妹却死死抓住津哥说:“要活我们一同活,要死我们一同死。”林津说:“我们不能死,要活着逃出去。”后搬了几个大石头堵住洞道,家丁们不能再追急得干瞪眼。

次日黎明,龙妹和津哥在弯弯而又清澈的九龙江上,悠悠地划着小船顺流而下,后在江边安居下来,过着男耕女织、幸福美满的夫妻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