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今天我们继续学习《我和祖父的园子》。文中的小萧红是一个儿童,文中回忆了她的童年的故事。我想问一下,你是儿童吗?

生:我算是少年了吧!

生:我觉得我是少先队员,我不是儿童。

师:那哪个是儿童呢?你是儿童吗?

生:我也不是儿童,我是少年。

师:你认为什么样的孩子是儿童?

生:我认为不懂事的,天天想着玩的是儿童。

师:那你是很懂事的不想着玩,想着学习了,对不对?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是儿童?

生:我觉得天真可爱的。

师:你不天真可爱吗?你觉得什么是儿童?

生:我觉得二年级以下的是儿童,二年级以上的不是儿童。

师:你是以二年级为分界的。还有没有同学说?

生:我也是少年队员。我觉得比较顽皮幼稚的是儿童。你觉得你从年龄上不是儿童,但从顽皮的天性上看是儿童。

师:江老师还是儿童吗?

生:有儿童的部分,我感觉江老师也非常顽皮。

师:你都看到我顽皮了?我在学校里可严肃了。

生:我觉得只要有童心,就算是儿童的一半。

师:有一颗童心只能算儿童的一半,你的要求挺高呢!在我们眼里,你们都是儿童,就像冰心所说,你们的身上散发着太阳的香气息。当你读书的时候,当你说话的时候,当你奔跑欢笑甚至顽皮的时候。所以跟你们在一起,说话不用思索,态度不必矜持。再问一个小问题,我们都是儿童,是儿童可以怎么样?

生:我认为是儿童要玩得快活。儿童不像大人一样,非常拘谨。

师:儿童可以无拘无束。那你认为儿童可以怎么样?

生:我认为儿童可以随便地玩吧。

师:可以随便地玩,嘴巴可以随便地说。想说什么——

生:就说什么。

师:想怎么说——

生:就怎么说。

师:老师想怎么上——

生:就怎么上。

师:呵呵,不能就怎么上。

师:好,同学们,今天我们继续学习《我和祖父的园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园子,还记得吗?把课文打开。

师:我家有一个——

生:大园子。

师:不够大。我家有一个——

生:大园子。

师:是回忆的语气,慢慢地说。我家有一个——

生:大园子。

师:这园子里——

生:(读课文。)

师:样样都有,可热闹了,可好玩了。我们接着往下读,换一个方式。 江老师读前一句,你们跟着我读后一句。

师:祖父一天都在园子里边。

生:我也跟祖父在园子里边。

师:祖父戴一顶大草帽。

生:我戴一顶小草帽。

师:下面跟紧一点。祖父栽花。

生:我也栽花。

师:祖父拔草。

生:我就拔草。

师:祖父下种。

生:我把——

师:乱了乱了,你们可以说“我就下种”。

师:祖父下种。

生:我就下种。

师:祖父铲地

生:我就铲地。

师:跟错了,这里是——

生:我也铲地。

师:祖父浇菜。

生:我也浇菜。

师:祖父到哪儿。

生:我就到哪儿。

师:祖父干什么。

生:我就干什么。

师:祖父在劳动。

生:我也在劳动。

师:是吗?你是在劳动吗?

生:我也是在劳动啊。

师:真的吗?那我们来看看课文怎么写的。小萧红在园子里干嘛呢?

说真话。

生:我觉得她一边在学干农活一边在玩。

生:我从“瞎闹”看出她在玩。

师:萧红自己说,她在瞎闹。怎样闹的?课文描绘了几个场景,请你看一看。把你认为闹的有意思的地方圈画下来。

师:她是怎样瞎闹的?

生:我从第三自然段的最后“哪里会溜得准……”这句话中看出来的。

师:菜种给踢飞了?你来补充。

生:一般种小白菜都要种在土里边,她不仅没把菜种给盖上,反而把它给踢飞了。

师:这能够看出她是在瞎闹。东一脚西一脚的,哪里会溜啊,真的是在瞎闹。你来读一下。

生:(读。)

师:还有哪儿看出来是在瞎闹?

生:“也不认得哪个是苗……”萧红小的时候,她分不清狗尾草和穗子,结果就把它们两个搞反了。

师:在帮倒忙,是吗?

生:“其实哪里是铲……”这一段说明了小萧红根本不懂怎么使用锄头,她小时候是无拘无束的。

师:你怎么知道她不会使用锄头?

生:锄头应该是这么用的(学生做锄地的动作),而萧红却是这样的(学生做铲地的动作)。

师:噢,原来应该是锄的,她是在铲。而且哪里是铲,她整个人是站着的还是怎么样的?

生:是“趴”。

师:是“趴”还是“爬”?

生:是“爬”。

师:这哪里是在劳动,完全是在游戏。还从哪里看出来?

生:还有第十二小节的后面。我并不往菜上浇,而是拿着水瓢,把水往天空中浇,从这里看出小萧红非常顽皮。

师:小萧红的一举一动都是在——

生:玩。

师:刚才你们说她在劳动呢!(出示文中插图)瞧,她是多么尽情、尽兴,多么天真浪漫。你能把这种快乐读出来吗?

生:(读十三节。)

师:世间有这样一种文字,它没有任何雕琢和做作的痕迹,就像孩童一样率真和自然,让你忍不住想大声念出来。一起读——

生:(齐读“玩腻了……”)

师:越读越有意思,越回味越有意思,让我们把萧红玩闹的几个场景再读一读。

生:(依次读“我”下种、铲地、浇菜等场景。)

师:什么是童年,这就是童年,蹦蹦跳跳的童年,无拘无束的童年。在我家的大园子里,不仅装着许多可爱的小昆虫,漂亮的花朵,各种蔬菜,还装着很多很多像这样的童年往事。你能也帮萧红再写出来一件吗?祖父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请你把这件事情写在书上。

生:(在书上写事情。)

师:小萧红们,写好了吗?谁先来?

生:祖父摘果子,我就摘果子,可我并不把苹果放在筐里,而是三口两口把它私吞了。

师:在祖父面前不需要私吞,是光明正大地吞。

生:祖父摘菜,我也摘菜,一把抢过篮子,拼命地往篮子里放菜,也不管蔬菜长没长成熟。有些菜没长成熟,反而被我给摘了。

师:有些蔬菜没长成熟,被你给摘了。下一个!

生:祖父收玉米时,我也过来收。只不过找一个大的,欢呼雀跃,拿去喂小鸟了!

师:拿去喂小鸟了,有意思吗?祖父会打你吗?不会的,祖父在笑呢!因为我们小萧红是这么的可爱、顽皮。谁再来?

生:祖父插花,我也插花。不过我不往花篮里插,而是插在祖父的头上。

师:噢,你可厉害啦!在萧红的原著中,萧红真的把花插在了祖父的草帽上。祖父一天都戴着一顶花草帽。还有许多的事情,我看到了举起了许多的小手。像这样的童年趣事在园子里就像蜂子蝴蝶蜻蜓蚂蚱一样的多。我们刚才留意了萧红的闹,因为这样的自由快乐对谁都是一种诱惑,我们禁不住被吸引了。你们留意祖父了吗?课文中描写祖父的地方并不多,请你读一读,静下心来,在这些点点滴滴的描写中,你又能体会到什么呢?体会到什么就说什么。

生:祖父非常爱小萧红。就算怎么去乱闹,祖父也不会去骂她。

生:我觉得 “祖父大笑起来……”,从这看出来祖父是个慈祥的人。因为她把祖父辛苦种的谷穗都给铲掉了,只留下了狗尾草。祖父没有打她,骂她,反而笑了。

师:反而笑了,很慈祥。他还说呢,你每天吃的就是这个吗?而且他把草给摘下来。有这么一个有耐心的祖父在逗她玩。

生:就是我看见祖父还在笑。小萧红说错了,祖父也很高兴。因为他感觉小萧红很淘气,很可爱。

师:除了笑,还有关注其它的吗?

生:在第十小节,“祖父把我慢慢地叫过去……讲给我听”。从这可以发现祖父他不仅让我玩,还教我些知识。

师:祖父不仅是在带我玩,还教我一些常识。你还关注了一个词“慢慢地”,祖父为什么慢慢地把我叫过去?想一想。

生:因为他非常有耐心。也就是说,表达了祖父对小萧红的一种爱。

师:你怎么看出来爱的?

生:因为小萧红把他种的韭菜当野草割掉了。

师:为什么慢慢地叫她来?

生:因为慢慢地能够看出他非常地有耐心。

师:萧红那时候五岁。在这样一个大园子里,如果不慢慢地,祖父担心什么?

生:如果快跑过来,可能被什么绊倒了。

师:那就不得了了。除了这个“慢慢地”,还有哪些细小的地方让你们体会到祖父的用心?

生:还可以从第四小节。因为我太小,祖父把锄头的“头”下下来给我玩,从这也可以看出来祖父对我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

师:他的心思非常的细。看来我的玩是有人支持的。请大家看书上的插图,祖父的头上有一顶大草帽,我的头上有一顶——

生:小草帽。

师:谁为她准备的?

生:这顶草帽是祖父为她准备的。因为祖父知道在园子里干活是非常热的。而小萧红她自己也不知道戴这个草帽,祖父是事先为她准备好的。

师:一顶小草帽,一个劳动工具,一声嘱咐——让她“慢慢地”过来,这些细小的地方汇聚起来,让祖父的形象渐渐清晰。请大家静静地看看。

课件上出示——

祖父戴一顶大草帽,我戴一顶小草帽。

祖父就把锄头杆拔下来,让我单拿着那个锄头的“头”来铲。

祖父大笑起来,笑得够了,把草摘下来问我:“……”

祖父慢慢地把我叫过去……

生:(小声读课件上句子。)

师:与其说我跟着祖父闹,不如说祖父——

生:看着我闹。

生:支持我闹。

生:带着我闹。

生:和我一起闹。

生:陪我一起闹。

师:所以有人说,一个爱你的人,他会给你造一座天堂(圈出课题中的“园子”一词)。祖父正是这样的人,他使童年的萧红那样自由,那样快乐。

(课件出示:太阳在园子里是显得特别大。)

有人问老师,为什么园子里的太阳显得特别的大。你现在明白了吗?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生:萧红觉得特别快乐,就会觉得太阳也会很大。

生:萧红感觉这个园子特别有活力,太阳在这个园子里也特别有活力。

生:祖父对她的关怀就像阳光一样,在她的眼里,太阳显得特别的大。

师:祖父放飞了她的想象和天性。

生:萧红在这个园子里可以干任何的事情,祖父对她也特别关心。萧红觉得这个园子是非常好的,无以伦比,这个园子里,任何事物都非常美。

师:都很了不起。这个园子里,岂止太阳特别大,一切都了不起。从哪儿看出来?

生:“木瓜愿意爬上架……黄瓜……玉米……”这里看出了那些植物们了不起。

师:要上房呢,要上天。

生:还有我觉得这些植物十分自由,充满活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生:我觉得这些植物就像小萧红一样,无拘无束的。

生:我觉得这些植物在园子里都活了。

师:不仅有植物,还有动物呢?

生:“鸟飞了……”

师:都有神奇的本领,都由着自己的天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刚才在同学们的发言中,有一个字频繁地出现。是什么字?

生:活。

师:好,你们说的这个“活”,正是这个园子里的一切的特征。

师:还有一个字?

生:就。

师:同学们,我心里想的是“就”,和你们开始想的不一样,但你们想的很有道理。这个“就”字,我们平常太熟悉,不大关注它,但在这个小节里出现了,快速地圈画它,看有几个?

生:六个。

生:七个。

生:十个。

师:好。我们来读一读,好好琢磨一下。谁来读这一句?

生:(读:“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

师:还不怎么“就”。

生:(再读。)

师:你说说,从这个“就”读出什么了?

生:读出了这个园子里一切都是自由的。

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由着自己的天性,没有人来干涉。

生:一个普普通通的“就”字,可以传达出如此丰富的情感。这篇课文,尤其是这一小节,像这样重复的词语重复的句型特别多,研究萧红作品的人说,萧红的文章是儿童的口吻,诗化的语言。一句话就是一首诗啊!谁来读?来,挨着读。

生:太阳在园子里是显得特别大……

生: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

生:一切都活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生: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

生:蝴蝶随意地飞……

师:这个园子,哪里还是普通的园子,它在萧红的眼里,就是一首自由的诗篇。同学们,萧红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那时她在香港。她小的时候,母亲病逝了,祖父给了她太多的爱和温暖。从20岁的时候,她就开始了漂泊流浪的生活,居无定所,在饥饿寒冷和病痛的折磨中,在个人生活的缕缕伤痛中,在战火和敌机的追袭下,她先后在哈尔滨、青岛、上海、日本、北京、重庆、香港等地流亡写作。“我和祖父的园子”永远在她的心中,不仅是她的童年乐园,也是她永恒的精神家园,那里是她魂牵梦萦的地方。当她在南方异乡,遥望北方呼兰河小城,她有太多的眷恋和渴望。她真正眷恋和渴望的是她和祖父和园子构成的那个爱和温暖的世界。一个人的感情是掩藏不住的,当她一落笔的时候,就会在她的笔端流泻出来。你们来看课文的第一句话。谁来读?

生:呼兰河的小城里住着我的祖父。

师:谁来读?

生:呼兰河的小城里住着我的祖父。

师:谁来读?

生:呼兰河的小城里住着我的祖父。

师:现在你明白,萧红真正想写的是什么了吗?

生:(若有所思。)

师:这篇文章,我们刚才一起读了,我们读出了自由读出了快乐。请大家现在再轻声地读课文,你一定还会品尝到别的滋味。

生:(自由轻声地读课文。)

师:要走进一个作家的内心,读她一篇文章并不够。今天我们学习《我和祖父的园子》仅仅是一个开始。让我们最后再读一下课题。

生:(读课题。)

师:慢慢地读。

生:(再读课题。)

师:请你记住这个园子,它是自由、快乐和渴望的象征。好,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