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只管教书不管育人者,都在“目中无人”之列。如果语文教师目中无人,则尤为荒谬。可悲的是,这种目中无人、目中唯文的错误作法,至今仍充斥语文教学园地。教师只顾喋喋不休于字词句篇语修逻文,却对学生的思想道德修养、社会人生体验,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结果搞得学生“读”没有真诚感悟,“写”没有为炊之米。教师的苦劳与疲劳,只换得一番徒劳。

语文学科是一门人文性极强的学科,做一个合格的语文教师,就必须目中有“人”:既是教学生读有字人书(教材与书本),又要教学生读无字天书(社会与人生);既要教学生会作文,又要教学生会做人。“做人”是皮,“作文”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从九六年暑假开始在实验班设置了一门“《东方时空》感悟课”。学生每周二至周五收视四次《东方时空》,写一篇观后感,把学做人与学作文统一起来,至今已初见成效。面对着知识博如海、境界高如山、形式美如画、影响永如川的这本电视新闻杂志,学生的感受是最真切的。请读一读他们写给《东方时方》节目组的心里话吧:

“书山题海日昏昏,小楼呆坐不知春。东风一笑心扉启,霞光万里映乾坤。”

“使麻木的心开始懂得去爱,使机械的头脑开始尝试思考。感谢《东方时空》,给了我另一片美丽的天。”

“唱真唱美唱阳春白雪,秦响东方神曲;悟情悟理悟世间百态,体味人生真谛。”

“有了你,无须开卷而读万卷书,足不出户而行万里路。于是,我在成熟。”

“读你热烈的生命,写我精彩的青春。”

可见,他们已不再是迷恋于机器猫、圣斗士,追逐于武打言情,钟情于明星轶闻秘事的一群了。他们襟怀开阔,志向高远,开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暂且无须读文,只须看看他们作文的题目就可以看出他们做人与作文的双丰收:《巴以冲突之我见》、《黄河忧思录》、《绿化文化荒漠》、《读“以商养文”》、《做新时代的女性》、《京剧发展之我见》、《感悟长征》……

三个学期过去,他们已人手一本厚厚的《东方时空》观后感文集,自己修改,自己装帧,自己命名,自己做序,人人视为珍宝。其中有40多人(约占实验班百分之五十)的80多篇文章已获奖或见报。

总而言之,教师的科任与班主任之分,绝不可成为教书与育人之分。把教书与育人割裂开来的教师,正如一则古代笑话中的庸医:他在为一位将军治箭伤时,只把露在体外的箭杆剪掉,却不顾留在休内的箭头。将军责之,他却理直气壮:“我是外科医生。”

古语云:“经师易得,人师难求。”为师者务必牢记:经师+人师=灵魂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