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甫问:"集注载程子礼乐之说,何如?"曰:"也须先是严敬,方有和。若直是尽得敬,不会不和。臣子入朝,自然极其恭敬,也自和。这不待勉强如此,是他情愿如此,便自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妇朋友各得其位,自然和。若君失其所以为君,臣失其所以为臣,如何会和?如诸公在此坐,都恁地收敛,这便是和。若退去自放肆,或乖争,便是不和。通书说:'礼,理也;乐,和也。阴阳理而后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万物各得其理然后和,故礼先而乐后。'说得最好。易说:'利者,义之和。'利只在义之和。义本是个割截裁制之物,惟施得宜,则和,此所以为利。从前人说这一句都错。如东坡说道:'利所以为义之和。'他把义做个惨杀之物看了,却道得利方和。利是乾卦一德,如何这一句却去说义!兼他全不识义,如他处说亦然。"又曰:"'有所不行',只连下面说方通。如曰有所不行者,'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如易里说:'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贺孙〕

问:"集注云:'和者,心以为安,而行之不迫。'后又引程子云'恭而安,别而和'二句。窃谓行而不迫,只说得'恭而安',却未有'别而和'底意思。"曰:"是如此。后来集注却去了程说。"〔柄〕

问:"伊川曰:'别而和。''别'字如何?"曰:"分虽严,而情却通。如'知和而和',执辞不完,却疑记录有差。"〔〈螢,中"虫改田"〉〕集义。

问:"上蔡谓'礼乐之道,异用而同体'。还是同出於情性之正?还是同出於敬?"曰:"礼主敬,敬则和,这便是他同体处。"〔道夫〕

问:"'礼乐之道,异用同体',如何?"曰:"礼主於敬,乐主於和,此异用也;皆本之於一心,是同体也。然敬与和,亦只一事。砥录云:"却只是一事,都从这里发出,则其体同矣。"敬则和,和则自然敬。"仲思问:"敬固能和,和如何能敬?"曰:"和是碎底敬,敬是合聚底和。盖发出来无不中节,便是和处。砥录云:"发出来和,无不中节,便是处处敬。"敬与和,犹'小德川流,大德敦化'。"〔伯羽〕?砥少异。淳录云:"问:'先生常云:"敬是合聚底和,和是碎底敬。"是以敬对和而言否?'曰:'然。敬只是一个敬,无二个敬,二便不敬矣。和便事事都要和,这里也恰好,这处也中节,那处也中节。若一处不和,便不是和矣。敬是"喜怒哀乐未发之中",和是"发而皆中节之和"。才敬,便自然和。如敬,在这里坐,便自有个氤氲磅礴象也。'"宇录云:"'敬只是一个敬,分不得。才有两个,便不敬矣。和则处处皆和,是事事中节。若这处中节,那处不中节,便非和矣'。又曰:'凡恰好处皆是和。但敬存於此,则氤氲磅礴,自然而和。'"?

下一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