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眼麒麟听到喊声,低头一看,只见下面一条大江潮涌如山。东海龙王手持宝剑,率领虾兵蟹将,杀气腾腾驾云而来。

“不好,白玉床的失主来了。”怪眼麒麟不由自主地叫。

正在飘动的大草鞋缩得小小的,像小飞虫一样钻进怪眼麒麟的鼻孔。

“快走!快走!”小虚耗鬼使劲踹他的肚子。

“东西压在背上,走不了。”怪眼麒麟和比肩兽一同苦着脸叫。

不知小虚耗鬼在他肚里使用了什么法术,压在他们背上的金银宝物全从身上飞落下来,撒得到处都是,闹得满天金光闪闪。

“抓住这一对偷床的贼!”东海龙王用剑指着他们大喊。他看不见肚子里的小鬼。

“真正的小偷在我肚子里。”怪眼麒麟还想向龙王解释明白。

“快逃吧!”比肩兽已急不可待地向一边逃蹿,把怪眼麒麟也带进了云彩,他肚子又一阵猛烈的疼痛,小虚耗鬼在里面拼命踹他的肝儿:“快逃,快逃!”

怪眼麒麟只好往云团多的地方乱扎,他们昏天黑地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听不到后面的嘶喊声,才停住了脚步。

“累死我了。”比肩兽呻吟着,又把两条右腿缩了回去。

怪眼麒麟也累,特别是他还背着比肩兽就更累,他在云彩上东张西望,下面有一座小山,长满了苍松翠柏,在半山腰的绿阴掩映中,露出一座小庙,挺像一个幽静的地方。

“我们到庙里去歇歇。”怪眼麒麟背着比肩兽降下云头,进到庙里。

庙的台阶上长满了青苔,窗棱上盖口一层灰尘,一尊泥塑的雷公神像坐在正中,两旁排列着几个天兵塑像。

“这是雷公庙。”怪眼麒麟说。

“哇!这儿还有好吃的呢。”比肩兽兴奋地叫,他拉着怪眼麒麟跳上供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雷神。

雷神手里正托着一个白色的大蛋,直径足有一尺。

“别动,别动!”怪眼麒麟觉得有点不对劲儿,雷神托蛋,他还是头一次见过。

“管他呢,咱们先吃了再说。”比肩兽肚子已经饿得咕咕乱叫,他正要伸爪去抓。

外面响起一阵奇异的狗叫,声音尖尖的,有点像老头笑。接着跳进来一只小狗。

小狗的四腿很短,身子长,挺像一条板凳,奇特的是,它脑袋上竟长着九只耳朵。

“哦,九耳犬!”怪眼麒麟先前听送子娘娘讲过:下面人间雷州地区有一个姓陈的猎人,家中有一只九耳朵小狗。猎人每次打猎前,都请九耳犬卜一卦。小狗一个耳朵动,就能打一只野兽,动几只耳朵就打几只野兽,算得极准。

一次出去打猎。小狗的九只耳朵一齐动。猎人大喜,以为能打很多野兽。在荒郊野外,找了许久,一只野兽没见到,却见草丛中,有一只大白蛋。九耳朵狗使劲围着蛋叫。

猎人觉得十分奇怪,便带回家里。

一天雷雨大作,一个闪电,蛋壳开了,蛋里有一个小男孩,小孩左手上写个“雷”字。接着有五彩祥云落下,有个神仙来给男孩喂奶,一直将他喂养大,最后成了雷神。

由于怪眼麒麟知道这蛋里有雷神的子孙,他忙拉住比肩兽:“不能动那蛋,里面可能有雷神的孩子。”

“肚子饿,还管什么雷神不雷神。”比肩兽又摆出了一副无赖相。

“对呀!吃!吃!雷公的肉我还没吃过呢。听说吃一口就能益寿延年。”小虚耗鬼也在怪眼麒麟肚皮里高叫起来。

比肩兽伸爪要去抓蛋。

“汪汪汪!”九耳犬朝比肩兽一阵狂叫。

正在这时,外面进来一个黑胡须的猎人,看见了怪眼麒麟,不由得一愣。

“啊!麒麟!”猎人很客气地施礼,他知道麒麟是仁兽,能见一面就是极大的荣幸。

怪眼麒麟尴尬地问:“您就是姓陈的猎人?”

“是的。”黑胡须猎人很恭敬地说,“自从雷神的第一位子孙由我抚养之后,我就成子雷神后代的专职保姆。每50年,都由我来到这里接一次蛋。这次的雷公蛋是您送来的,一定大吉大利有厚福。”显然他知道麒麟有送子的本领。

“不不!我不是来送蛋的,我……”怪眼麒麟慌张地说。

“我是来吃蛋的。”小虚耗鬼在他肚里突然说。

怪眼麒麟吓了一跳。

陈猎人也吓了一跳,因为隔着肚皮,这话他以为是怪眼麒麟说的。

陈猎人惊愕地望着怪眼麒麟说:“这蛋您可不能吃。”

“吃!吃!吃!吃!”怪眼麒麟肚皮里又发出一连串声音,小虚耗鬼在里面狂叫。

怪眼麒麟羞愧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气恨得直敲自己肚皮。

“嘶嘶嘶”,怪眼麒麟听见嗓子眼里有声音,他赶忙闭嘴巴,已经来不及了。

一柄小铜锤从他嘴里飞了出来,变得有拳头大,直飞向雷神塑像手中的大蛋。

“敲不得呀!敲不得呀!”陈猎人焦急地喊。

“敲!敲!敲!”小虚耗鬼在里面喊。

“敲!敲!敲!”比肩兽在外面喊。

“啪啪啪!”小铜锤砸在大白蛋上,大白蛋上出现了裂纹。

刹时间,天空阴云密布,响起了隆隆的雷声,一道闪电划过窗棱。

云彩上露出雷公电母的身形。人脸鸟嘴、身带翅膀的雷公狂怒地叫道;“大胆的妖精,竟敢伤害我儿孙!”

手持电镜的电母也厉声说:“什么人竟敢提前敲开蛋?你难道不知这雷公蛋也同那鸡蛋一样,时机不到,就再也孵不出雷公崽来,它会成为毛蛋。”

雷公发怒地敲起雷鼓,雷声大作,一个个劈雷打将下来,将庙宇从中间劈作两半。

电母晃动电镜,一个接一个电闪。

比肩兽吓得魂飞魄散,拖着怪眼麒麟便跑。

小虚耗鬼在他肚里也惊慌失措地乱跳。

怪眼麒麟的五脏六腑都被搅得快错了位置,他疼得大叫,一个跟头扎到空中,拉得比肩兽跟着团团乱转。

“捉拿妖怪!捉拿妖怪!”他们耳边响起一片喊声,睁眼一看,云头上布满了天兵天将。

“小虚耗鬼,还我‘不借’仙草鞋来!”凤子仙人在空中叫。

“小虚耗鬼,还我完整雷公蛋!”雷公大叫,

“小虚耗鬼,还我完整白玉床来。”东海龙王叫,他的白玉床已摔成两半。

“小虚耗鬼,还我金库银山。”善财童子大叫,原来他尽顾贪玩,金子叫小虚耗鬼偷来了。

托塔李天王用照妖镜照着怪眼麒麟和比肩兽:“虚耗小鬼听着,众神已将你告到玉帝那里,特派我率领天将来拿你,快乖乖出来受降。”

天兵天将把怪眼麒麟和比肩兽团团围住。

比肩兽吓得战战兢兢:“小鬼在他肚里,与我无关。”

虚耗小鬼却在怪眼麒麟肚里恶狠狠地掐他心肝,怪眼麒麟疼得几乎昏过去,他大叫一声,一个跟头折出重围,往西北飞奔而去。

天兵天将立刻摇旗呐喊,紧随其后猛追。

虚耗小鬼在怪眼麒麟肚子里,紧抓住他的心脏,并且恶狠狠地威胁:“我已将从人间偷来的定时炸弹拴在你心尖上,并且挂了弦,只要你敢轻举妄动,我就拉弦。”

这时候,怪眼麒麟就像一架被歹徒劫持的飞机。为了保障乘客(他的心、肝、脾、肠等)的安全,他只能老实地听从指挥,叫怎么跑就怎么跑。

而后面追踪的天兵也不能使用重火力,他们都顾及到怪眼麒麟的生命安全,因为谁都知道怪眼麒麟是大好人,而且像他眼睛这么对的也只有一个,况且凤子仙人的一只草鞋也述在怪眼麒麟肚子里。这是仙鞋,几万年也织不了一只,到这会儿风子仙人还光着脚呢。

情况这么复杂,托塔李天王从来还没有碰见过。

距离越来越近,托塔李天王皱着眉头朝哪吒三太子一挥令旗。

哪吒立刻把脚下风火轮撒出去。风火轮带着三味真火,嘀溜溜飞转,烫得云层都起了一串串白烟。

风火轮正巧滚到比肩兽脚下,要是别人碰到这种三味真火,早疼得哇哇乱叫。可比肩兽的脸皮极厚,他平常赖皮赖脸惯了,脸皮一直厚到脚上,风火轮根本烧不动,他踩上去反倒跑得更快了。

“撒天罗地网。”李天王又一挥令旗。

四大金刚将天网撒下去,网大眼小,将怪眼麒麟和比肩兽网住。

小虚耗鬼恶毒地一拉怪眼麒麟心尖,疼得怪眼麒麟发出对眼功来。

“嗖嗖!”天网的网眼硬是被他看大了十几圈,怪眼麒麟和比肩兽从网眼里钻了出去。

“看样子,只能使我这看家的宝贝了。”托塔李天王终于咬着嘴唇心疼地说。

这玲珑宝塔平时他是决不轻易使用的。就像那比赛拳击,他是重量级的,连人间的世界级拳王出场一次,都要收几千万美元出场费,何况他是天神的宝物,价码恐怕只高不低。

托塔李天王心疼得将手中宝塔连晃三晃,大声叫道:“众天兵天将听令,都转过脸去,闭上眼睛。”他怕他们看,不出钱就想看表演,门儿都没有。

众天兵天将忙闭上眼睛。

托塔李天王又吩咐三太子:“把天给我遮上。”

哪吒三太子忙取出遮天旗一挥,一道大幕布把天遮得黑黑的,把星星都挡到了另一边。天的窗帘拉上了,为的是防止卫星实况转播。

一切准备就绪,托塔李天王才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玲珑宝塔一扔。

嘿!真灵,宝塔飞速旋转过去,一下子扣下去,可是只扣住了比肩兽和怪眼麒麟身体的1/2。

原来这玲珑宝塔也颇通人性,只扣妖精、坏蛋,不扣好人。比肩兽够坏的,自然要被扣到里面,小虚耗鬼躲在怪眼麒麟身体右边,所以怪眼麒麟的右半边身体也被扣到了宝塔里边,只剩左半边身体还留在外面。

地基不平,玲珑宝塔便歪歪扭扭,挺像意大利比萨斜塔。

托塔李天王一看着了慌,哟!怎么宝贝失灵了,这在以前可从来没有过,何况是这么大的场合?

李天王忙把手中的小令旗又是一挥,大叫:“众将听令,把耳朵捂上。”

天兵天将都十分奇怪,叫他们闭眼睛的命令以前倒是有过,捂耳朵的命令从来没有,莫非情况紧急?

可军令如山倒,谁敢不听?天兵天将马上把耳朵都捂得严严的,连怪眼麒麟都受了影响,不由自主捂起了自己的耳朵。

“喂,我和你商量个事儿。”有人悄悄凑到怪眼麒麟的身边。

怪眼麒麟扭脸一看,是托塔李天王。

托塔李天王鬼鬼祟祟附着他的耳朵说:“听着,对眼儿,反正你已被我这宝塔压住了身体的3/4,跑也跑不了啦。不如配合我一下,全钻进去,让我整个捉住你。一来可完美地显示我法宝的威力,使我不至当众出丑。二来让我在玉帝面前取得头功,得到的赏金我可以私下分给你1/4。”

怪眼麒麟说:“宝塔压得我动不了,你抬一抬,我才能往里钻。”

李天王弯腰用双手托住塔底,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抬起了一点点儿,怪眼麒麟也真的实实在在地往塔里钻。

两个人一个托,一个钻,努力配合,总算顺利,怪眼麒麟终于全部地进了宝塔。

托塔李天王跳到旁边的一块云团上,威风凛凛地说:“众将可以把眼睛睁开,把手从耳朵上拿下来,我已用玲珑宝塔镇住了妖孽。”

众将齐声欢呼,准备捆妖索。

托塔李天王又念动咒语,宝塔又飞起来,变小了,落在他的手上。

怪眼麒麟和比肩兽则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原来他们已经中了宝塔中的“软骨抽筋气”,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