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依旧被秋风吹起,或许那是你在实现那个尘封已久的两个女孩曾经有过的两个约定……

(一)

到今依旧清晰记得,那年的落叶出奇地红,没有了昔日的悲伤与无奈地“衰老”。只是如同一位女孩的脸蛋儿,绯红的,

当失落的我走上那条熟悉的长街,被许许多多的不理解与众人怪异的目光所搅得心慌意乱之时,不经意间瞟过了那张石凳,发现了一个蜷着满是伤痕的腿正入迷看书的你。书很厚,是一本颇破烂的小说,是一本我最喜欢的书——《狼的诱惑》。你专心地看着,一只手还不时抚摸身旁颜色有些暗淡的红书包,总是将它紧贴在自己的怀中,那或许是你的到爱吧!

街上的人并不多,但也不乏坐在河边的石凳上默读手中新书者。突如其来,一种难以否定的直觉,让我不可名状,你是不寻常的。我诧异,诧自己的感觉,也诧异你的存在。

“你在这干吗,不回家吗?”我知道自己有些冒失,可还是把话说出了口,等待着一个陌生女孩的回答。

“我……”你欲言又止,惊恐间拾起了头,让我发觉,你是个漂亮的女孩。你那双明亮的眼睛中隐隐有着一种忧虑,似乎心事重重。沉默几秒钟后,你蜡黄的脸开始泛红,头又一次低下去,双手不自然地摆弄着黑脏的衣服上胸前小小的破洞。你害羞地转过了头。一把把拎起红书包,把书夹在腋窝下,匆匆离去,跑向街的尽头。

我愕然了,你远去的身影使我突然醒悟,你有难言之隐。夜色渐渐降临,那条街上也有着同你一样的郁闷。

(二)

还是在那条街上,还是在那条河旁,也还是在那张凳上,我满腹疑问地在等待一个并不相识的女孩的到来,昨夜的奇遇让我久违的好奇心跳跃,我期待着水落石出。

的确,你,又来了。这是一个多雨的季节,秋日的安琪儿总爱穿着最延绵的长裙,让树叶,让石凳,让雨中的你我披上一层薄薄的雾。你来了,还是如获珍宝般抱着红书包,还是拿着可爱淘的著作,还是害羞地走来,惟一改变的是脸上多了几分令人不易察觉的欣喜,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并不想逃避。

雨季总是淡淡的,但更多的是一种温馨,知故问,可或许我俩间的话题反此而已。

“嗯。”你点了点头,将那本已看了大半的书郑重其事地翻开。你的寡言少语让平日最能搞笑的我无所适从。

“能和我谈谈心吗?”意想不到,真正的出乎意料,一场难堪的场面过去之后,你信任的目光竟充满恳求,恳求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女孩谈。我慨答应,但为的仅仅是解开心中的迷。

你开始哽咽,正如秋雨姗姗,双目噙满泪水,你哭泣着,如潮水般发泄着对后母的怨恨,在那条已无人的街上,好凄凉,好悲哀。你似对一位知心朋友诉说着那个令你失望的家庭——与你同样可怜的妹妹和无用的父亲。第一次发现,你忧伤的眼睛中,还有愤恨,还有对曾经拥有过的多彩春天的梦想和叹息。

缘份,相信萍水相逢。在一切平息后,你开始讲述心中的灿烂,说到书,说到梦,开始像每个女孩般将思绪抛向缥缈。诧异,彼此同样编织起成为作家的金色梦环,你仰望秋日最蔚蓝的天空,幸福地想像有朝一日的著书,而后在扉页上留下“落叶”的笔名,再而后像舒婷的诗般让人依恋。

“落叶”?是的,那是最爱,因为孤寂与珍藏,你面对纯文学的渐衰而叹息。而我却为“新人类”的诞生而欣喜万分,当试想“落叶”与“可爱淘”对擂,你笑言,流行的永恒是儿时的童谣。

及至临别前,你才不经意的一句“我要离开学校了”,甚至让我无法反应,忘记察觉你内心的苦楚。

晚霞染红发天那边美丽的落叶,它没有在为自己被世人冷落而悲伤,它在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学着顽强,点缀着这个世界。

夜很黑,但我相信,明日的太阳正在孕育,终会升起。

(三)

这是一个橘黄色的梦,梦中的你我在那条飘满落叶的金毯上相知、熟识,梦中的你我也总爱在捡数落叶,寻找着共同的橘色的梦幻。从此,每到红日落山之时,我便瞒着父母,在幽静的小路上散步;从此,我带着锁到日记本中,总记着你我的故事。这或许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梦。

风儿好温柔,诉说着乐与痛。

(四)

又一次走向那条大街,却一反昔日的兴高采烈。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你那双留恋的眼睛,更不知该如何说出“再见”二字。

金秋已将至尾声,枯干的瘦叶中预示着一个无情冬季的到来。天空不再晴朗,如同我对未来渺茫般的空荡。不知不觉的,空中又飘起了雨丝,发觉离别是一种痛,秋日私语终会成为尾声。

“我要走了。”我不安地说着,“随父母离开这儿,去上海求学。”

“为什么?”你摇着头,那个满是笑容的脸霎时苍白,你不住地拉着我拼命地甩头,你不信!

我无言发答,像木桩般树立在那儿,只是任凭热泪顺着脸潸然而下。

平静,安静,寂静,死一般的静,没有哭声,独有寒风吹得落叶簌簌作响的声音。冬,到了。

“来个约定吧!约定明年的金秋你再来这里,来相聚。”你忍住欲坠的泪水,跷起了小姆指,我答应了。

“拉勾,一百年不变……”没等她放下,我已回过头去,甩开手,奔向街的尽头,我已泪流满面。

直到夜幕降临,当我蓦然回首,依旧发现那个瘦弱的身影在晚风中伫立。

雨依旧下着,不知是否是你的泪……

(五)

秋,又姗姗来迟了。踏着轻盈的脚步,闪烁着姑娘的俏影。在红叶映衬中,在晚霞之中,还是在那石凳上,等待着女孩的到来。

出乎意料,女孩并未出现,直至天色微黑,长街上,那个抱着红书包的身影却没有向我奔来。只是不远处一个从不熟悉的女孩站立着,也是那么瘦小,那么弱不禁风,她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不时瞟过周围的人群。隐隐地,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姐姐,你是在等人吗?”女孩试探地问着,从她那涨红的脸上,我知道她是鼓足了勇气。

我点点头,诧异地望着她。女孩欣喜若狂,递上了一张字条。

“小姐姐,认识我姐吗?”她歪着脑袋,见我点头,将纸条塞到我手中。

“小姐姐,我姐死了,她早就知道自己得了病,可她却一直不告诉大家,她死了,临死前还再三嘱咐我转告你。”她哭了,很悲哀,也正如同女孩哭泣自己身世时的无助。

纸条揉得很皱,展开它,有着一行清秀的字:“还记得落叶吗?对我而言,那只是一个梦吧。期待约定的实现,同样期待成功的那刻,祝福你快乐,约定成真。”

我木然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只觉得头昏目眩。我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只是一切无法改变。

你没有死,我知道,在世界的另一方,在星空的那一角,闪烁着你的身影,你的梦想,和那个——约定。

秋风飒讽,传来那首熟悉的歌:“你我约定,难过的往事不许提……”

落叶,是你的化身。

后记

X年的故事,已尘封许久。或者说像一首歌,有些虚幻,有些老套。但只想说,是在追寻曾经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