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夜凉如水。

一条张牙舞爪的龙散发着一身光芒穿过漆黑的夜空,威风凛凛。

龙是传说中的瑞兽,世界各地都有供奉信仰龙的人存在,然而另一方面,龙又被现代科学鉴定为一种虚构的生物。而无论如何,龙毕竟是存在的。

龙飞过一条狭长的山谷时,突然听见大地上传来巨大的颤动,伴着高亢的轰鸣。

一列火车沿着长长的铁轨飞驰而过。

龙没有见过火车,然而火车的体积形状与气质让他认定这是自己的同类。龙是非凡且孤独的,能碰见同类他很高兴。他迅速飞到了火车的身边,保持着一个并行的速度,龙与火车展开交谈。

“你好。”

“想不到这里也可以遇见同类啊。”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呢?”

“……怎么不理睬我?”

火车不回答龙的任何话,走自己的铁轨让龙说去吧。

龙原地愣了一愣,火车就马不停蹄地从他面前开走了,龙看见同类的身体是一节一节的车厢,车厢里有着无数的人。龙很吃惊。

他再度追上火车,对着车头说:“你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你不是吃人吧?”

火车还是不说话。龙仔细观察了一下乘客们,他们的表现又不像是被吃下去的。跟不上时代的龙百思不得其解。

火车到站了。它慢慢地停止了移动。

乘客们潮水般流出了火车,另一拨乘客手持行李与车票纷纷登车,检票员在门口查阅。

龙总算懂了,噢,原来这个不是我的同类,是一种交通工具啊,啧啧,真新鲜。

龙看着上车的人们,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各种复杂的心情,有快乐,有惆怅,有期待,有迷茫,有难过,有坚强。龙竟看得入了迷,他对沉默的“同类”说:“你的工作很了不起嘛……”

发车时间到了,火车二话不说地拉动满满一车的乘客再次踏上了征途。火车远去的身影在龙眼里烙下了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是用白漆涂在车厢上的。

仿佛是得到了来自火车的回应一般,龙突然热血沸腾了。

龙一路跟着火车,穿越了千山万水,走遍了大江南北,数十个小时之后,停泊在了千里之外的终点站。

乘客与工作人员们陆续离开车厢,方才不可一世的火车,此刻变得冷静。

而龙已经被火车的魅力折服了,他悄悄靠近车厢。

“拜托了,让我做一次你吧。”龙这样对火车说。

龙是神兽。龙无所不能。龙将自己的身体与火车融合。那之后,龙就是火车,火车就是龙。

与火车合为一体的龙踌躇满志,感觉像是获得了新生命一般。他兴奋地等待着出发。

发车时刻终于到来了。列车长、司机以及其余乘务人员陆续上车,旅客们开始准时进站,出具票证,登车,寻找座位。龙感受着这么多人陆续进入他的体内,他激动。

火车其实已经不需要人为的操纵,龙可以凭着自己的意志驱动这列火车,然而他还是尽量配合司机的动作而动作。

司机拉响汽笛时,龙发出了震耳欲聋的一声长啸:“呜——”

乘务人员们纷纷捂紧耳朵:“好家伙,今天的火车特别有活力呢。”

火车吭哧吭哧地移动了,那其实是龙的喘息声。

运行十分平稳,情况前所未有地良好。

司机甲惊奇地对司机乙说:“奇了,我开火车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理想的行驶状态,难道连夜保修过?”

司机乙耸肩。

龙很享受拖动一大帮人在一望无际的铁轨上奔跑的快乐,他从没有这样满足。他忍不住想知道乘客们的看法,于是他启动心眼,车厢内的一切顿时尽在掌握。

一个小男孩趴在车窗上不住地对外张望。他是第一次搭火车,一切都很陌生。

“妈妈妈妈,火车好厉害啊,真的把这么多人拉走了!”他惊奇地对母亲说。

与座乘客都笑了。妈妈也笑了。小孩子是很难安静下来的,这会儿他还可以趁新鲜感支持一会儿,厌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果然,没多久,小男孩就有些不耐烦了。他开始闹腾,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吃苹果,一会儿要尿尿,一会儿要看书。

妈妈手忙脚乱,最终不耐烦地说:“安静点儿吧!没事干就睡觉好了。”

“睡不着嘛。”小男孩委屈,“什么时候才能下车嘛。”

“快了,快了。”妈妈敷衍。其实他们的目的地还在那遥远的地方。

“快了是多久嘛!怎么这么慢嘛!”好动的小男孩快哭了,车厢内的空间不够他施展身手。

这些都被龙看在了眼里。太慢?不耐烦?要哭?这怎么可以!

火车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嘶吼,全车人都吓了一跳。

吓得最厉害的是司机,他根本没有拉汽笛,刚才的巨响几乎让他以为是爆炸的前兆。

与此同时,火车骤然加快了速度!司机瞪大眼睛,速度表上显示的数字正以不受控制的方式增长,一下子就超出了安全标准!而他分明没做任何操作!

全车人都明显感受到了车速的升级,这原本是一列慢速车,可它现在变成了飚车!

窗外一幅幅如走马灯般流动的风景已经是模糊一片,无法看清。奇怪的是,车厢内却平稳依旧,简直像踩在大地上一般踏实,几乎感受不到一丝震颤。

乘客们纷纷赞许司机神通广大,居然能把火车开出这种水平,虽然他们完全不清楚原理和可行性。

乘务人员则个个吓到不敢喘气,他们再熟悉不过铁路的游戏规则了,这种超常规的开车方法够坐牢了!为了不影响乘客,他们悄悄乱成了一锅粥。

“嘎——”火车突然停了下来。尽管刹车方式仍旧是这样夸张而刚才的速度又那么疯狂,可是车厢内的所有人依旧没有任何的不适,他们甚至没有稍微摇晃一下身子!他们百思不解怎么开会开成这样的。

之所以停车是因为到站了——就是小男孩和他母亲所要到的那个站。龙的神力,将进站的时间整整提前了三个小时!

车厢内自动响起一把播音,号召到站的旅客们拿好行李顺次下车。

离开火车的人脸上都带着梦游般的神情。他们都做好了在车上坐上几个小时牢的准备,谁知怎么快就刑满释放了!

只有那个小男孩此刻蹦蹦跳跳,欢欣鼓舞,他拉着妈妈的手不停说:“火车真的好了不起啊!我长大了也要当火车司机……”

龙生得一知己足矣!小男孩的赞誉让龙心里美滋滋的。

这一站没有新旅客上车。因为没有人想得到火车会提前这么久进站,一心前进的龙当然更没想到。

车站的工作人员抱着大开眼界的心情赶来对这列百年不遇的视铁路纪律为无物的火车进行膜拜。

龙学着昨天观察到的火车的样子在车站停了一会儿,然后不耐烦了,他渴望奔驰,渴望尽快将乘客送到目的地。于是,车轮再次转动,工作人员们纷纷吓了一大跳。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列车长代表全体乘务员通过对讲机把一肚子的疑惑和怒气冲司机砸去。

“我们发誓现在一个指头都没碰它!!!这列火车不受控制了!!!”于是他们听到了司机恐怖的回答。

“怎么会这样啊?!”听到噩耗的乘务人员们集体陷入末日状态。

“嘘!嘘!”列车长惊慌之余不忘稳定军心,“小声点!别让乘客们听见!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镇静!”

“火车是不是被歹徒劫持了啊?”有脆弱的女性哭着发出无知的问。

“劫持火车?”列车长觉得难度太大了,要说是火车头的两位司机叛变了革命还有几分可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回忆起他们的浓眉大眼,列车长就觉得不太可能。

“真要被劫持,那就是外星人干的了吧……”列车长苦笑着提出科幻设想,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愿意先展望宇宙而不是朝神话领域思考。

窗外的风景再次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于是大家感觉到了火车的提速——虽然车厢平稳得不能再平稳了。

“太荒唐了!这样无节操的加速,最后只会引发事故!”对讲机里持续传来司机带泪的嘶吼。

列车长判断再过几分钟全国的铁道部门都会知道他们这列火车,因为现在不得不要求所有行车路线都紧张起来,看怎么调整才能避免发生追尾,这次的经济损失怕是有天文数字……

这边正在上演生死时速,车厢里则在进行着另一出。

“IC、IP、IQ卡,通通告诉我密码。”

一个富有幽默感的抢匪正在打劫乘客们,他选择了自以为很搞笑的一句话作为开场白。

眼见现场没有人笑,反而个个都一副被冻着了的表情,抢匪很尴尬,他转用恶狠狠的嘴脸说:“快快!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别不信我敢杀你们,看看我胸口的炸药包,谁不怕死可以上来抢!”

危机感这时才回到乘客们身上。伴着窸窸窣窣的声音,陆续有人把财物放进抢匪腰包。

车厢保安发现了状况,想要制止抢匪又怕他不是吹的,要知道有点火药知识的人自制一个土炸弹是不难的,不能拿乘客的安全冒险。

人类所能感知的危机,龙没有理由无法察觉。

正在乐呵呵敛财的抢匪,突然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离了地面,他漂浮在了车厢中,乘客尖叫,然后,就像有人拽住抢匪的后衣领似的,他被扯得直接向墙壁撞去,连续撞了三下后,他就头晕眼花了。

“妈的……竟然不信我说的话?!”抢匪穷凶极恶了,他唰地拉开衣服,扯出引线。

车身突然一阵颠簸——然而所有乘客都觉得四平八稳,除了抢匪,抢匪被直接颠进了厕所,脑袋扎在茅坑里。费力拔出来之后,他发现厕所的车门被锁了。

而墙壁上慢慢浮现出一张狰狞的血盆大口。抢匪吓得玩命儿大叫,随后陷入了昏迷。

敢在龙的肚子里撒野,龙自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教训他。

收拾了抢匪后,车厢内一片欢腾。

“大家没有受伤吧?”姗姗来迟的列车长带同下属对乘客们表示慰问。

“没事没事。同志,你们是不是采用了什么新科技?又是加速又是对付坏人,太帅了!!”群众热烈反馈,他们对火车的印象好极了。

列车长们无言以对,无可奉告。

“这火车对咱还不坏。”离开车厢后,有乘务员兴奋地交头接耳。

“你说什么?”列车长皱眉,“你说……火车对咱不坏?”

“……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这火车自己搞出来的。”

“听好,我们要对乘客负责,所以现在这种有组织无纪律的情况肯定是不允许的……”列车长正说着,来自铁路部门的安全警告打断了他的话头。

“注意!注意!事情终于要发生了!!”说话的人声嘶力竭,“就在你们正前方,有一列火车正在行驶!!你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无法调度!!要撞上了!!!”

列车长们顿时一片万念俱灰。

驾驶室里,两位司机已经比谁都更早看到了前方那列火车的尾巴。

“上帝啊!!”司机甲体会到云霄飞车的感觉了,“根本没时间缓冲再停车了……死定了!!!”

“死、死?!”司机乙满脸黑线地看着暴走的仪表:“我不要啊啊啊啊啊——”

“通知旅客们保护好自己!!!”司机甲最后冲着对讲机吼了一句,紧紧抱住了脑袋。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火车头骤然上扬,几乎是擦着前一列火车的车尾,翱翔上了天空。

火车飞起来了!!!

笔直地,几乎与地面垂直地耸立起了车身,迅速又调整了方向,它盘踞在天空之中,威武不可一世。

“这不是火车!!!”两位司机俯瞰着大地,齐声呐喊。

龙的力量,维持着巨大的列车以及满满一车人翱翔天空。

不等司机们松一口气,下方的山上突然传来地动天摇的的声响——连日来,这片地域都饱受着暴雨的侵袭,原本这里就是水土流失严重的地方,如今终于发生了山体滑坡!!

山下原本有的一个隧道不幸卷入了这场灾难,而,刚才那列差点龙撞上的火车,正开进了那隧道!

隧道坍塌的声音和乘客们的呐喊交织成的挽歌,即使在高空之中也清晰可闻。出入口已经被堵死了!

在空中居高临下目睹着这一切的,火车上的人们,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方才的离奇经历与眼前的惨烈相比,完全不算什么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感到火车在颤抖,如地震般。他们很吃惊,因为刚才无论发生了什么,火车内部都是稳如泰山的。

他们突然发现眼前的风景变了,火车正以高速向地面俯冲,眨眼之间就降落在了最近的一处车站。

那个车站的人用看天外来客的目光看着这列从天上飞下来的火车。

火车的所有车门突然自动开启,包括窗户。车上的人们都愣了。

汽笛骤然响起,像是不耐烦的咆哮。车上的人们都吓了一跳,赶忙跟疯了似的倾泻而出。

车内洗胃般空旷。

月台上站满了人,他们恐惧且不解地看着火车。工作人员们的目光尤其复杂。

火车怒吼着,再度拔地而起。人群惊叫。

“它是有生命的!!!”两位司机激动地说。

“我知道它要去哪儿了!看哪!”列车长指着龙飞去的方向——正是那条坍方的隧道。

火车的周身闪起了异样的金光,神圣不可侵犯,几乎是没有犹豫地,火车直接刺进了被堵得天衣无缝的隧道,如同一只巨型的蚯蚓。堵住入口的碎石和泥土纷纷被弹开。大地一遍遍颤抖,即将迎来规模更大的一次滑坡,那时,被埋葬的就不止是一列火车了!

随着一阵火山爆发般的地震,一团巨大的事物冲破废墟的包围冉冉升起,远处的人们都看见了,正是那列神奇的火车!此刻它就像一股麻绳般扭曲着身体,紧紧缠绕住那列遇难的火车,将它救出了危险。那不知几吨的重量巍峨地浮在空中,那样雄伟,宛如蛇,不,宛如龙!

两位火车司机看着这一切,再也无法控制了,他们高举双手,忘我地高喊:“万岁!万岁!”他们激动得满脸通红。

在他们的带头下,车站上的所有人都沸腾起来了!他们都看见了龙的雄姿,看见了他所向披靡的无敌气魄。此时此刻,之前遭遇过的惊心动魄全部化作了乌有,他们由衷地对着天空欢呼:“万岁!万岁!”

“万岁!万岁!”

龙开心得几乎热泪盈眶,他化作火车不就是在等待这一刻的荣耀吗?梦想成真的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少顷,只见他小心地带着那列受创的火车回到地面,而后舒展开了拧作一团的身体,呼啦啦从天际划过。他笨拙得只能想到用火车身上曾带给他视觉冲击的那五个大字,来作为对全体群众的回答: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