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悉索索,悉悉索索,什么东西?

努力睁开眼,咦,一个熟悉的刺猬球慢慢移动在仓库里。

“小彼?嘿,小彼,我在这呢!”我激动地小声喊他。

“抹布!可算找到你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我看到拿着钥匙的那个女人凶巴巴的。”

“小彼,别怕,听我说,等会儿那个女人会来这间屋子喂所有的动物,她给我喂水的时候,你找机会吸引开她的注意力,笼子门一打开我就跑。你爬到我后背上,记得牢牢抓住我耳朵边的毛,我带你逃出去。”

事情出乎我意料的顺利,胖女人往后退的时候一脚踩在了小彼身上,疼得嗷嗷叫。我趁机钻出的笼子,载上小彼没命地跑,耳边是嗖嗖的风声,震得耳骨膜嗡嗡作响。小彼吓得伏在我后背上,不敢睁眼。

我们的逃跑引起了马戏团里一阵慌乱,观众已经陆续进场,动物们也各就各位,顾不了那么多了,眼前仿佛只剩腿,跟人流逆向跑,终于冲出这个可怕的圆形建筑。

白天的游乐场人太多了,我的出现几乎人人惊讶,

“看,那只丑狗驮着一只小刺猬在跑”,我听到人们这样说。

时值盛夏,狗是不会出汗的,我心里都滴满了一盆汗,不能休息,我要尽快带小彼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头上扭曲的大型轨道轰隆隆作响,过山车马上要来了。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我灵机一动,一头扎进过山车下面高高的草丛中,草的高度能到人类的腰间,正好盖过我的头,草丛深入,我放小彼下来,他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手中还紧紧攥着从我身上拽下的一缕毛。

我看看他,他看看我,劫后余生,小彼咧开小嘴笑了,头上铁轨轰轰作响,我们此刻却无比放松和庆幸。

画外音:小主人看的童话故事里说木偶都是会骗人的,我怎么一早没有想到这件事?再也不相信一个木偶说的话,差点狗命都丢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