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并行固然很好,但是当以读书为重。因为耕为养体,读为养心;耕得好可以养家人,读得好却可助社会。耕食粗劣尚可为人,读不明理却枉做了人,所以说“必工课无荒,乃能成其业”。此业乃是指一生的功业而言。过去乡下有所谓“放牛班”,不重课业而重田业,实在不对,因为读书是争一生,而非争一餐。

当官是光荣的事,倘若为官而不清廉,不能为百姓福,反为百姓祸,就有辱祖先的名声了。或是不能尽忠职守,有负国家重托,只知领干薪,暗中收红包,这样子还不如去挑水肥,至少还能使环境干净些。当官要有官品,官品清廉,能为民造福,为国尽忠,即使是小官,也是光荣的事,并不一定要贵显才算是光荣。

耕读固是良谋,必工课无荒,乃能成其业;仕宦虽称贵显,若官箴有玷,亦未见其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