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作战失利后不到10天,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第61师以4个营的兵力,利用天降大雨敌机不能起飞的机会,渡海向登布岛发起攻击。木船队起航后,风向逆转,潮渐退,船队被海浪冲散,导致第一梯队9个连只有7个半连1000余人登岛。这支劲旅虽然在数量上少于守岛国民党军,却能持轻武器连续突破守军阵地,经几小时战斗,至天亮前已占领了全岛的3A4,歼灭国民党军8个连,俘虏500余人。但后续部队却因风向和潮汐变化而无法起航;而第一梯队因占据过多的阵地需分兵把守,减弱了突击力,又未能夺取岛北部的渡口,以阻截国民党军海上援兵,国民党军4个团的援兵乘军舰顺利上岸,岛上的形势逆转而有利于国民党军。敌人在海军空军炮火掩护下进行反扑,形成岛上解放军7个半连同敌军4个整团对阵。

解放军顽强作战,坚持到天黑,第二梯队又有7个半连在夜幕掩护下登上登布岛。岛上解放军部队增加到2000余人,仍然少于岛上的敌军。解放军又同敌军苦战一天,敌军有海、陆、空配合作战,显然占优势。解放军61师指挥员考虑无法再增援,决定撤出战斗。于是登岛部队以一部向流水岩发起佯攻,使敌人转入防御,尔后迅速携带伤员上船,1000多人安全撤回。

进攻登布岛的战役歼敌2825人。解放军伤亡、失踪1490人,由于未占领登布岛,仍然算是一次失利。

金门、登布岛的连续失利,揭示了渡海作战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毛泽东根据金门、登布岛作战的教训致电三野:“舟山作战必须集中足够兵力,充分准备,如果准备不周,宁可推迟发起攻击的时间。”

这样,解放军在东南沿海渡海作战暂时停顿下来。部队转入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探索渡海攻岛作战的规律。蒋介石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暂时没有了被“毁巢拆窝”的危险。

解放军准备进攻的渡海作战有4个大的目标,即台湾岛(3.6万平方公里)、海南岛(3.2万平方公里)、大小金门岛(140平方公里)、舟山群岛(1200平方公里)。国民党军守岛部队兵力分布是:台湾为20万人,海南岛为10万人,金门为6万人,舟山群岛为12万人。

白崇禧从湖南逃入广西后,经过强行抓丁和编并地方保安团队,恢复了被歼部队的番号,其兵力为5个兵团12个军约15万人,即董杰第1兵团、鲁道源第 11兵团、刘嘉树第17兵团、张淦第3兵团、徐启明第10兵团,连同由广东逃至粤桂边的余汉谋残部在内,总兵力近20万人。企图以桂林为中心,沿湘桂路及其两侧组织防御,以确保左右两江,增援黔省,屏障昆明。进入粤桂边的余汉谋所属第4兵团残部据守合浦地区,以确保向海南岛的退路。但是,白崇禧集团连续被歼,已成惊弓之鸟,士气极其低落。

李宗仁到了重庆之后,深知蒋介石已呼之欲出,不久便要复职。果然不出所料,几天后,蒋介石派吴忠信携亲笔信自台抵渝,要求由李、蒋两氏发表一个联合宣言,说明和谈失败,李氏自动告退,敦请蒋氏复出领导。吴忠信还带来了国民党非常委员会的一份会议记录,上面赫然书明:“请蒋总裁复任总统,李副主席回任副总统。”于是重庆“请蒋复职”之声鼓噪而起。李宗仁不觉勃然大怒,乃气愤地让吴忠信对蒋回话说:“蒋先生如果要复辟,就自行复辟好了,我没有这个脸来‘劝进’。”

吴忠信见此,转而与白崇禧商洽。白崇禧此时已转向蒋介石,他认为蒋之复出已成定局,便帮助吴劝李让步。李宗仁知白已被蒋软化,但为了维护桂系内部统一,同意召开桂系高级会议作一讨论。然而,会议议来议去,未有明确答案。原来,李、白对蒋的态度已有歧异,部下捉摸不透,不便妄作议论。白崇禧便说:“建议德公先去昆明休息一个时候看看局面发展再定行止。”李宗仁也意识到蒋介石数日内必抵渝,不如先行避去,于是便以“出巡”为名,率随员数人,专机赴昆明。

李宗仁飞离重庆,白崇禧同程思远、邱昌渭等,拟出了一个蒋、李妥协的方案:

(1)蒋介石宣布复职。

(2)李宗仁回任副总统,但因李患胃溃疡,亟需赴美就医,并借以在美进行外交活动。

(3)白崇禧以行政院长兼任国防部长。

此方案由吴忠信飞台交给蒋介石。蒋介石答复如下:

(1)蒋介石同意复职,李宗仁回任副总统。

(2)李宗仁出国之议此时不宜提,一提就表明蒋、李不能合作。

至于白崇禧任行政院长之事,不能作为蒋、李合作的条件。蒋甚至怀疑李在出国后将进行反蒋活动。

李宗仁在昆明,已摸清“卢汉不稳”的底细,云南省主席卢汉已与共产党暗中往来,有举行起义的可能,当程思远乘专机来向李汇报与蒋妥协不成的消息后,李宗仁便乘专机由昆明飞往桂林,同白崇禧商量最后的退路。

是时,蒋介石乘“中美”号专机急急由台北飞抵重庆,他致电李宗仁来渝“共扶危局”。同时电告白崇禧“力促命驾”,并放出话音,谓“白即将出组新阁,兼任国防部长、总领师干。”

蒋的来电被李宗仁拒绝,他派程思远到香港,安排他去美国之事。11月20日,李宗仁乘专机飞往香港,尔后由香港飞往美国。

白崇禧靠蒋已定,也于11月20日飞往重庆。蒋见白时虽对李不辞而别表示“不胜骇异”,但对白并未责难,反而抚慰有加,连声说,“德邻走了不要紧,只要与我合作,一切都不成问题。”

蒋又假心假意许白以“国防部长”的画饼之诺。

林彪、罗荣桓第四野战军根据毛泽东关于远距离大迂回的战术,首先切断白禧集团逃向云南、雷州半岛、钦州的道路,对敌实行分割围歼。在李、白分手的那一天,第四野战军开始进攻桂北。30日,鲁道源兵团被击溃。12月3日,张淦兵团、鲁道源兵团在博白以南被解放军包围,各个击破,全军覆没。兵团司令、白的得力干将张淦被活捉。4日,徐启明兵团在大寺、上思撤退途中被歼。解放军在广西境内歼灭白崇禧集团17.3万余人,解放了广西全境。解放军于12月14日占领了中越边境镇南关,白崇禧残部2万余人逃入越南境内。

白崇禧在12月3日乘飞机去了海南岛,他形容憔悴,两眼无神,精神涣散,声语低沉,与往昔神采奕奕、一向自负的“小诸葛”判若两人。蒋介石还需要利用白对李牵制,故于12月10日派专使到海南请白去台北“归队”。蒋许白去台后“自有重用”,还给白捎去一些金砖,说是发清华中部队的军费,以示恩惠。

白崇禧对去台踌躇不决,派李品仙先去台摸底。但李品仙此时已决定投蒋,在台北来电:蒋介石、陈诚都希望白去台湾,共荷“戡乱救国”之责。白遂于12月30日乘专机赴台,从此落入蒋的严密控制之下,境遇每况愈下,从此消声匿迹,冰消雪融。

广西战役刚刚结束,中央军委批准第四野战军以韩先楚的第40军和李作鹏的第43军,共10万人的兵力组成渡海兵团,由第15兵团司令邓华、政委赖传珠统一指挥,开赴雷州半岛,进行一次规模空前的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

海南岛又名琼崖,是我国第二大岛。它和广东省的雷州半岛隔着宽度有20—50公里的琼州海峡相望。琼州海峡是世界上海流流速最高的海峡之一。海南岛守敌为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部5个军,海军舰艇50余艘,飞机40余架,总兵力约10万余人。尽管第四野战军在解放军中装备最好,拥有远程火炮,但由于海峡过宽,航渡距离太远,登陆地点也在解放军炮火射程之外,无法进行火力掩护。

毛泽东依据金门战斗失利的教训,指示林彪、罗荣桓:“渡海作战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的兵力,与3天以上的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立进行,而不要依靠后援。”“海南岛与金门岛情况不同,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二是敌军战斗力较差,只要一次运2万人登陆,又有军级指挥机构随同登陆,就能建立足点。”

渡海兵团立即作了渡海作战的准备和训练。

人民解放军刘伯承、邓小平、贺龙第二野战军各路大军进兵西南。11月中旬,贵阳解放,解放军前锋已接近彭水。宋希濂部已撤到乌江西岸。在川北的国民党军南逃的道路已被截断。11月21日,刘伯承和邓小平向西南地区国民党军政人员发出忠告,号召他们接受“约法8章”,停止抵抗,听候改编,保护公共财产,维护地方秩序,并要求解放军将士在进军途中注意作好国民党军的争取瓦解工作。

国民党军队能抵抗解放军入川者,仅胡宗南、宋希濂两黄埔系门生所率领的30万人马。蒋介石派蒋经国携带亲笔信去乌江见宋希濂和第20兵团司令陈克非,希望他们卖力打仗。但宋希濂纵有杀身成仁的决心,又岂能挽救全国败局,他率部且战且退,愈退愈快。11月23日,就退到离重庆仅几十公里的南川。钟彬的第 14兵团在解放军的猛烈打击下,溃不成军。陈克非兵团主力也败下阵来。宋希濂在撤退途中,吉普车轮胎破了,赶快换上陈克非的预备胎,才得仓皇续逃。15军军长刘平狼狈地搭上陈克非的车子,才得以免作俘虏。

11月28日,解放军先头部队抵重庆市郊南温泉,重庆被围。蒋介石带领蒋经国于次日中午召集军政头目开会,部署国民党政府迁往成都和破坏重庆市。晚上10时,重庆市已枪声大作,蒋氏父子乘车去白市驿机场,途中阻塞,至午夜始达机场,当夜睡在专机里,30日逃往成都。

重庆即失,成都无险可守,蒋军败势如山倒。12月9日,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兼云南绥署主任卢汉、西康省政府主席刘文辉、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邓锡侯、潘文华等率领所部分别于昆明、雅安、彭县等地通电起义,云南、西康宣告解放。蒋军第22兵团司令郭汝瑰也率所部72军于宜宾宣布起义。

12月10日,解放军周士第第18兵团逼近成都,成都市内秩序大乱。卢汉给在成都的刘文辉致电,要刘会同四川将领扣留蒋介石,可成为“人民政府第一大功臣”。蒋介石侍卫人员发现“可疑人物”,蒋见势不好,速奔成都凤凰山机场登机,逃去台湾。他俯视眼底大陆河山,心中怆然。4个小时之后,蒋介石再俯视眼底,已是茫茫东海,大陆已经看不见了。

宋希濂在解放军追击下,节节败退,从川东到川南,狼狈不堪。宋部到宜宾时,他的10万大军只剩下1万。有人劝他投奔胡宗南,以谋共存,但他觉得寄人篱下俯仰由人,亦非善策。他决定第一步先到西昌去,不行再转至滇缅边境。主意已定,对随行人员做了一番动员。他语气悲凉,在场的人都感到穷途未路,凄然落泪,一部分人自动离去,剩下的人西行。

12月18日,解放军追击宋部,宋的一名警卫说:“七十二战,战无不利,忽闻楚歌,一败涂地!”宋希濂听了,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觉得这是个不祥之兆!果然,第二天黎明,宋部刚过大渡河,就被解放军包围,经1个小时战斗,这支落荒而逃的军队全部被歼,宋希濂也作了俘虏。

胡宗南集团和第15、16、20兵团向川西撤退。北路的裴昌会率领第7兵团于12月23日在德阳县西的孝义镇宣布起义,接着李振的第18兵团、陈克非的第20兵团,罗广文、张荣宪的第15兵团都先后起义。

胡宗南于12月23日偷偷撇下部队,逃出四川,飞至海南岛三亚。蒋介石在台湾不知胡宗南的去处,下令四处去找。最后得到胡逃到三亚的消息,即派顾祝同去三亚“查办”他。顾祝同从中疏通,让胡宗南去西昌戴罪立功,蒋介石正当用人之际,只好宽大为怀。

12月28日,胡宗南飞到西昌。蒋介石电令胡宗南:固守西昌3个月,并收拾川西突围的部队,加以整编。但3个月的守期未满,解放军逼近西昌,胡宗南便乘飞机逃之夭夭,去了台湾,西昌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