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家乌玛的故事让我感到难过,乌玛和我不一样,我是半推半就地选择流浪,乌玛是纯属被迫,

她曾如同公主一样被呵护着,哪里能忍受与我同住破纸盒的生活呢。

没有几天,金色的头发就变得乱七八糟,毛躁不堪,她不梳洗,不打扮,成日只穿着一套舞裙,指甲油也掉得一块一块,像被我啃过一样。

因为不化妆,舞蹈家明显没有初遇那天的趾高气昂,舞裙已经肮脏,她自己也不再爱自己,我好久没看到她跳舞。

附近流浪的阿黄,几次想趁我不注意把乌玛叼走,导致我连出去找吃的都要把乌玛带上,而每次当我叼猪肉大葱馅包子的时候,她总是抱怨我一嘴葱味。

那天大黄来跟我抢夺乌玛,我情急之下叼起乌玛就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苏州河边,大黄是甩掉了,乌玛的一双漂亮的水晶高跟鞋也丢了。

我感到很抱歉,和乌玛坐在河边,谁也不想说话。

乌玛忽然抬起头,看了看河水,嘤嘤嘤哭得好伤心。

“乌玛,别哭了,再哭我都要心碎了,走,我们回去给你找鞋!”

我以为乌玛单纯地是因为丢了一双水晶鞋而伤心,没想到乌玛捂着脸说:

“鞋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好丑啊!“

原来她在河水里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一头枯草一样的金黄色长发,被各种污渍染脏的华美舞裙,看到自己的脸在河水里黯(àn)然失色的样子,乌玛崩溃了!

“抹布,我想清楚了,我要重新找回我自己!小主人已经不要我,我不能放弃自己!“

我看着乌玛的眼神无比坚定,真替她高兴!

陪着乌玛在苏州河边梳洗好金色的长发,她让我背过身去,连舞裙也一并洗干净,晾干穿起来。我找了一片叶子给她做毛巾擦干净脸,当她重拾那份骄傲的姿态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整个人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闪闪发亮。

乌玛,你真漂亮,高贵得像一个公主!“

乌玛咯咯地笑了。

傍晚时分,我们一起回到了过街天桥下的家,正准备把床铺好好铺起来,忽然一辆熟悉蓝色minicopper轿车停在路边,一个阿姨带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走到我旁边似在寻找什么。

乌玛静静地站在那里,我看到她整理了裙摆,看起来有些紧张。

“妈妈,妈,妈~,乌玛,乌,玛!“

漂亮女孩心情很激动,她妈妈也随之奔过来,乌玛挺了挺胸脯。

“菲儿,你看,我说乌玛一定会在这里等你的吧。

走,我们带她回家!”

上车前,乌玛回头望向我,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挥手跟她道别。

至此,舞蹈家乌玛的故事就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