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着妈妈一起贴完了n张寻狗启示,精疲(pí )力尽地回到家里,我有些失神,抹布丢了。

周末的早晨,天气晴朗,妈妈说等会要带我去自然博物馆,可我一点都提不起兴趣来,满脑子都是语文老师让背的三篇古诗还没有背,耐撕老师周六也没有更新古诗解读,数学老师又给留了很多应用题。

还有就是最近外婆的身体不太好,妈妈带我去看她的时候,我守在床边,看她生病我心里很难受,用大人的话说,最近忽然觉得生活挺糟心的。

脚下的抹布就好了,生活的全部就只有吃喝玩睡,做只狗真是再简单不过。每天还能下楼溜达几趟,关于遛狗,我们家是排班制,今早轮到我下楼溜她。她开心地一会闻闻青草,一会逗逗其他狗。

我带着她走出了小区来到家附近的街心公园,喷水池旁,碰到一只小白狗。我看抹布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索性解开了抹布的牵引绳,它们马上玩到一起。

真的搞不懂,两只狗在一起玩就是张着嘴互相乱咬,脖子耳朵都是一滩口水,一点也不有趣,看着他们撕咬在一起你追我赶,我有点走神,外婆的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说是心脏不好,已经病了两周,人还是不舒服,妈妈总说多吃水果身体好,下午我一定让妈妈带我去买点我最爱吃的苹果给外婆带过去。不远处有一个卖棉花糖的小商贩,一个神奇的机器,大大的棉花糖一会就一点点滚出来了。

那颗白色的大棉花球看起来松松软软,绒呼呼的像抹布身上的毛一样,我低头寻找抹布。

啊啊啊,抹布呢?喷水池旁原本应该出现两只狗打架的,空空如也。我围着附近找了好几圈,根本没有什么狗影,我有些慌了。

人生头一次丢东西,竟然遗失了抹布。

那一天,妈妈陪我一起在小公园里找了好久,好久,那只小灰狗就想水气蒸发了一样,忽然隐形了,寻狗启示贴满了小区、街心公园的各个角落以及附近的道路,几天过去了也没有任何一通来电。妈妈好像接受了现实,而我,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只是每天再也不用遛狗清理狗便便了,这倒是一桩好事。